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相逢何必曾相识

 
 
 

日志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2015-11-13 11:09: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伏不久,关中的天气就热起来了。虽然今年夏天与往年相比热的时间来得晚了一些,但依然还像往年一样酷热难耐。夜如白昼,辗转难眠;蝉鸣四起,余音绕梁。身居闹市,燠热聒噪,惹得人心烦。一时心血来潮,我便决定去西藏度假纳凉,略事休息,暂且更换一种生活方式。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匆忙中上了开往拉萨的火车。尚未落座,张导游就过来了,我们相对而坐着,说些与本次旅行有关的事。张导游是一位细挑高个儿骨感十足的农村姑娘,穿着潮流但毫无乡野之气;面部皮肤微黑,乌黑发亮的披肩发增添了颜值。她总是未语先笑,尊称不离口,说话细声细语,人如其名,文静。在她微弱的言语之中,处处流露出处事的老练和内心的自信与坚定。小小年纪,过于着急的成熟言行隐显着古都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熏陶和大都市年轻人现代生活时髦气息的陶冶。话罢,张导游随即给我介绍认识了同团的其他游客,其中有一对夫妇是渭南人,有两亲家是陕北人,还说明天有东北八人从西安坐飞机到拉萨与我们会合。相互寒暄过后,陕北的老哥儿俩操着浓重的乡音说着他们过去的事情,我仿佛又听到了电视剧《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和他二爸带着鼻音的对话声。渭南夫妇的年龄大约在七十五岁左右,岁月的风霜早已染白了双鬓,慈祥的笑容里始终透着自信与乐观。有年长者与我同行,给了我前行的力量,恐惧与担心随之被自信与乐观所感染,我暂且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路过青海湖的时候,车厢里传来一阵惊呼声,只见年逾古稀的长者和年轻人一样,手持照相机,紧靠车窗,在不停地隔窗拍摄青海湖的秀美风光。看着长者充满激情的狂喜,热爱生活的勇敢,永不服老的达观,我便暗暗地投去了钦敬的目光。疾驰的列车还没到格尔木,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窗外渐渐地变得一片漆黑。这时虽然车内弥漫有氧气,但还是感觉有点儿头疼,我便上床闭目养神,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中。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双脚踏上西藏的土地,已是次日下午。虽炎阳高照,但颇觉凉爽。熟悉而陌生的高原之风吹走了夏日的酷暑,吹走了聒噪之音,也吹醒了渺渺茫茫的记忆之河。在这片神秘又神奇的土地上,一段时光歌着,一段时光泪着。松赞干布金戈铁马,驰骋千里,一统高原;文成公主含泪别亲,下榻适应于赞普林卡,进藏和亲;昔日同事援建阿里,英年陨落于狮泉河畔......多少可歌可泣可叹的故事,便从心头掠过。站在群山环抱的拉萨市街头,吸一口陌生而熟悉的高原之风,除过清新冷凉之外,似乎就没有缺氧的感觉。我暗自庆幸自己年过半百还有强大的心肺功能,还能站在空气稀薄的世界屋脊领略高原风光,来时的恐惧真正随着身体没有出现异样状况而彻底消失。看看街上的人们,虽然夹杂着不同服饰,但和内地城市中的人们一样,都匆匆忙忙。和东北八人会合后,我便和他们一起开始了高原之旅。

        高原上看山,其实许多山都不成其为山。只有那峰,似乎才可以叫做山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内的群山,犹如丘陵,敦厚圆实,宽阔势缓,绵延起伏。山上没有乔灌木,因而视线开阔,一眼就可看到群山尽头,山间分布着大小不一的河流、湖泊和草原。只有那念青唐古拉山和一些不知名的山顶,晶莹剔透的冰雪似乎正告人们:“我就是高山,不是低矮的丘陵。” 淡绿色的小草犹如钢针插满山坡,均匀稀疏,草下红土依稀可见,倒有“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山坡下的河流两边,成群的牛羊静静地吃草,沐浴着阳光,享受着美味。雅鲁藏布江东段两边的山才叫山,群峰屴崱,植被茂密,水汽氤氲,云腾雾绕,似入江南,源于海拔较低的缘故,犹如站在平原上看山,山才像真正的山。只见那南迦巴瓦峰耸立于群山之中,虽比珠穆朗玛峰低了许多,但还是大半截上了天,云雾围裹,只留一点山脚给人看,充满着【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神秘。极目仰看南迦巴瓦峰,酷似一位穿着洁白婚纱出阁就嫁的新娘,时而露出涂抹粉霜的笑脸,时而又扯过厚厚柔软的白云做面纱,隐隐约约,欲笑还羞,难怪人们还把南迦巴瓦峰叫做“羞女峰”。有多少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败兴而归,而我们有幸睹其芳容,真乃福气。高原上看山,山再低,不是人人都能登顶;平原上看山,山再高,人人皆可为峰。西藏的山哟,能否赐给我一寸山峰,让我带回家,给这个世界充满公平。

      七月中下旬, 高原上的白天总是灿烂的笑着。即便哭泣,也像年幼的孩子一样,过一会儿就又会露出可爱的笑容。不过,晚上的天偶尔也会低吟皱眉,甚至流泪。到了灵芝市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城市周边的山变得黑魆魆的,实在看不清本来模样。城市内灯火通明,市政广场上藏族同胞欢快地跳着“山南果谐”和“久河卓舞”,妇孺老幼尽情地享受着太平盛世。那天籁之音勾我驻足,那古老而悠久的民族舞姿独具魅力,看得我如痴如醉。情不自禁间我还偷偷地模仿一点舞蹈动作,却不敢上前去滥竽充数,唯恐给颇具民族文化底蕴的舞蹈之美增添滑稽姿态。正当忘我之时,天空飘下雨滴,音乐戛然而止,意犹未尽的人们匆匆离场,我也冒雨回到了宾馆。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太阳第二天依旧火辣辣的从东方升起,明媚的光芒穿过清洁的空气照耀着大地,万物生机勃勃,欣欣向荣。高原紫外线极强,阳光洒落在身上,犹如烤火的感觉一样,前热后凉。环顾四周,天空似乎就在山顶,滚滚白云总是在山的后头。如果能爬到山顶,那么就可手牵白云,又可手摘星辰。抬头只见纯净的蓝天之下,悬挂着几朵棉花似的白云,相距不远,随风缓缓地移动。蓝天有了白云的点缀,就不显得那么单调;白云飘浮在天空中,仿佛蓝天有了灵魂。 站在布达拉宫上【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遥望天空,一绺彩云扯出云朵,色彩斑斓,绚烂夺目,一声惊呼,众目皆向天空,啧啧称奇。望着彩云,我心里暗想,那一定是文成公主见到了我们这些故乡的来人,激动得流出了彩色的眼泪;也一定是我的同事站在云端看见了我,写就了锦书,让我给他捎回家;或许是佛赐给我们今天见到彩云的人的一点福气。西藏的云哟,能否赐给我一缕圣洁,让我带回家,给这个世界充满吉祥。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雅鲁藏布江自西向东蜿蜒千里,浩浩荡荡,硬在高原上开凿出一条大峡谷。至于用了多少万年,不必考证,存在就是王道。雅鲁藏布江赐予下游沿岸居住的人们一点微不足道且略显贫瘠的土地,地里的青稞已经金黄,过不了几天就该收割。在一片较大冲积扇里的土地上,金黄的青稞连同周边的青山绿水一起构成壮美的田园风光。发源于米拉山的尼洋河水缓缓地流淌,不知何故,远远的看去,靠近岸边的水流呈乳白色,河流中央的水流呈绿色。走近河边仔细端详,河水并无颜色,清澈见底,任蓝天白云青山绿树随意泼墨作画,只见水动而画不动。尼洋河水穿越原始森林流入了雅鲁藏布江,形成了泾渭分明的景象。在江河交汇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而清者寡浊者 众,拐过一弯也就同流合污了。看着东逝的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江水,忽然间明白“永远”二字的真正含义,松赞干布今何在?唯有江水万古流!不知有多少条涓涓小溪,纳天地雨露之精华,汇成纳木错湖博大的胸怀。湖的远端是低矮的群山,山巅还没有融化的冰雪和腾腾白云浑然一体,清晰可见。湖上没有白帆,也没有轮船。灼热的阳光直射湖面,湖水熠熠发光。蓝天白云倒映在湖里,竟分不清楚湖是在天上,还是天就在湖里。一阵冷风吹过,岸边激起排排浪花。一只黑嘴鸥迎风掠过湖面,盘旋飞翔,好像迷恋美景而忘记了迁徙的路线。我没有勇气像虔诚的佛教徒一样,一瓢一纳,不惜花费一个月时间去转完全湖,只好掬一掬圣湖之水,拍拍额头,以纯洁凡俗之灵魂,还梦想成佛。应人之邀,我很乐意的给天津来的一对中年夫妇照相,按下快门的瞬间,把她们夫妻亲密无间的幸福笑容永远定格在了纳木错湖畔。纳木错湖的圣水哟,能否赐给我一滴,让我带回家,给这个世界充满甘甜。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一方草木造就一方风景。 藏北没有树木,只有小草,仅有高寒草原风光。藏西就连小草都少得可怜,更不要说大树了,因而显得冷漠荒凉。只有那藏东南草木茂盛,生机四溢,变幻莫测的风光迷人。高原上的阔叶树总是胖乎乎的,主干低矮,侧枝臃肿。就连城市中人工栽的树也一样,如若走在城市的人行道上,稍不留意就会被树枝赐福狂吻。高原上的针叶树虽不畏严寒,尽力向上生长,看起来却瘦骨嶙峋,一副老态。从西即将进入八一镇的公路上,两边的柳树郁郁葱葱,上部的树冠完全掺和到一起,遮天蔽日;下部形成了一个长长的绿色隧道,没有人为修剪的痕迹,一眼望不到尽头。绿色隧道里车来车往,成就了一道独一无二的公路风景线。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沿岸的山坡上,生长着成片成片的青冈木,从山脚向山坡蔓延,小而肥厚的褐绿色叶片在阳光下格外醒目。青冈木周围生长着大量的松茸,在收获的季节,一些新鲜的松茸也会被恩赐到日本人的餐桌上。在其右岸边的一块平地上,一株桃树硬是撑开一块巨石, 长在其中,与石相亲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相依,相伴千年。每逢春风化雨,桃花盛开,多情之人见之浮想联翩,便催生出了一个“情比石坚”的爱情故事。桃树王之女与部落男子忠贞不渝的爱情,弥久历新,花开年年,冲击和洗礼着我的心灵。南伊沟里成年的针叶树上,寄生着一种淡绿色的子囊植物,酷似龙须面悬挂于树上,随风摇荡。被这种名叫“松萝”的植物危害致死的大树,或立或倒伏在森林里,悲壮的身躯令人扼腕叹息。只见那已有千年的沙棘树,茕茕孑立,在夕阳的余晖中独木成景,愈看愈美。粗壮的主干蛇形向上,中下部古老的侧枝已完成使命,硬梆梆的伸在空中。树上部扇形的枝叶依然繁茂,淡黄色的沙棘果结满枝头,凭借青春的本能强调和证明着它的老当益壮,无不令人惊叹。此情此景,莫非是大山给予了草木生命,却不会替草木生活;大山尽其所能把自己一切美好的东西给予了草木,却不会保证草木茁壮成长。每当有草木遭遇不幸,大山虽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不会出手相助。这也许就是父爱如山的自然来源吧!南伊沟的树哟,能否赐给我一抹绿色,让我带回家,给这个世界充满和平。

【原创】夏日西藏印象 - 鸢尾花 -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走在雪域高原,处处都是美景。一方水土养一方草木,一方草木养一方人,这即为道。道就在一山一谷,道就在一天一地,道就在一河一湖,道就在一草一木。我来问道无余话,云在青天水在湖。不论风云如何变幻,不论世事如何更迭,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天还是那个天,树还是那片树,不过前来领略这些风光的人将会不同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